外卖平台众包骑手被倒下的大树砸伤,算不算工伤?谁来担责?

  众包骑手受伤索赔遇“规则”困惑

  美团众包骑手黄昌寿在工作路上被突然倒下的大树砸伤。索赔时,外卖平台称众包骑手并不与平台签订劳务合同,事故发生时黄昌寿也并非送餐状态,不享受意外保险理赔。园林部门表示只能按照林木保险1.1万元的保额赔偿。面临高额医疗费,黄昌寿陷入困惑和迷茫。

  在南宁市新阳路上尧村,砖瓦砌成的楼房间纵横交错的无名小道,模糊了人的方向感,黄昌寿暂住的出租房就在这里。8月9日,记者见到了躺在床上的黄昌寿。

  “这几天银行也打电话过来了,有些钱马上就到还款日了,但是现在也没钱。”黄昌寿烦闷道。

  黄昌寿是一名美团众包骑手,两个月前在工作路上被突然倒下的大树砸中,生活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也不得不走上并不顺利的索赔之路。

  突然倒下的大树

  6月10日下午,一场大雨突袭南宁。黄昌寿像往常一样,戴着骑手的专属黄色头盔,骑着电动车行驶在工作路上。来到广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附近时,路旁的大树突然被大风刮倒,砸向正在骑车的黄昌寿。

  大树先是砸中了黄昌寿的头部,随后又砸到了他的腰部。黄昌寿的腿部也被砸伤,无法动弹。随即他被送往广西民族医院。经诊断,黄昌寿为胸部闭合性损伤,右肋骨骨折,肺挫,全身多处骨折以及软组织挫伤。他的眼睑部位也因挫伤发炎。

  支付完3000多元的急诊费用,在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黄昌寿共花费4万余元。黄昌寿在抢救室时,当地园林局与美团的人员来慰问,告诉他不用担心医疗费用。

  到黄昌寿达到出院标准的日期为止,除了园林局按照在南宁市绿化工程管理中心所购林木保险金额,垫付了1.1万元的治疗费用,其他的费用暂时还未有着落。

  多方责任谁来担

  和美团专属骑手不一样,黄昌寿属于众包骑手。众包骑手只需注册一个手机账号,提供身份证和健康证明就可以自由接单,并不和美团平台签订劳务合同。

  虽然众包骑手在美团购有意外保险,但美团南宁区域工作人员沈先生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事故发生时黄昌寿并不是在派单的上班状态,而是在上班的路上。根据众包骑手的保险规定,众包骑手只有在每天开始接单时,才会缴纳每单3元的意外保险费,因此,黄昌寿无法享受这份意外保险。

  那么,美团是否应该承担责任?黄昌寿找到律师梁宇进行咨询。梁宇说,这首先取决于是否存在工伤,另一方面,要从侵权的方面判断美团是否存在过错。根据黄昌寿的工作性质,梁宇认为很难认定工伤,也不构成劳务合同关系。

  “当时黄昌寿是在去所负责片区的路上被树砸伤,没有接单。骑手去到所服务的区域才能接单,如果在接了单之后被砸伤情况就不一样了。”梁宇解释道。

  园林局和绿化工程管理中心方面也没有确切的结果。

  绿化管理中心安全员唐俊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黄昌寿没有就医疗费用的后续情况与他们协商,只是口头提出了治疗费用和损失方面的补偿,因此如何分担责任还未有最终结果。

  黄昌寿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在住院期间,园林局按照林木保险1.1万元的保额,依次向他汇款5000元与6000元,之后没有汇过款。他给负责管理保险的绿化工程管理中心打电话咨询,相关工作人员告知他,按照园林局购买的林木保险份额,在医疗费用上目前只能赔偿1.1万元,让他先自行垫付剩下的费用。

  由于治疗不能耽搁,黄昌寿向弟弟、其他亲戚和银行借款,凑齐了3万多元费用。对于这3万多元医疗费用,他表示自己从住院时就一直在与园林局和绿化工程管理中心联系。询问园林局的时候,园林局告诉他无法支付这3万多元,并告知他咨询绿化管理中心。去咨询绿化管理中心时,他又被告知在医疗费用方面只有1.1万元保险金额作为赔偿,如果还需要更多的赔偿需要咨询林业局。

  “搞得我都不知怎么办。”黄昌寿很无奈,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踢来踢去的皮球,对于无法支付这3万多元的原因,他说园林局未曾告知他究竟是为何。

  “走司法程序等不起”

  黄昌寿说,直到8月9日,他还在与园林局协商。

  黄昌寿告诉记者,2018年,自己的父亲身患疾病需要一笔治疗费用,为了给父亲治病,他选择去当骑手。“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一个月能有七八千元收入,也能承担医药费。”但是现在,按照医嘱,他一年之内不能从事体力消耗大的工作。同时他还需要供养小孩与母亲,之前为父亲治病也花了几十万元。如果拿不到后续的赔偿款,他自己根本负担不起。

  根据侵权责任法,林木折断致人损害,林木的管理人或所有人,在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梁宇表示,根据《人体损伤致残规定》,黄昌寿要在3个月后带上住院记录等材料进行伤残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再与园林局进行协商,除此之外,还可以选择法律诉讼。

  “能协商最好还是协商。”黄昌寿说,走司法程序,自己等不起。

  黄昌寿表示,自己治疗上已经借了亲戚朋友很多钱,需要及时还款。他现在由于行动不便无法工作,根本无法获得任何劳动报酬以偿还欠款。在黄昌寿看来,协商能够帮助他以最快的时间拿到赔偿款,从而还清欠款,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采访时,黄昌寿也希望,自己能尽快摆脱困境,回归正常的生活。

  庞慧敏

【编辑:刘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