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级下调、流动性疲弱的背后是利息支出和融资成本的大幅走高。”

  疫情冲击下,民营企业大佬郭广昌旗下的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简称“复星国际”,00656.HK)同样难以幸免,不仅净利润大幅下滑,国际评级同样被下调。

  近日,穆迪将复星国际的企业家族评级从“Ba2”下调至“Ba3”,主要原因则是在于疲弱的流动性和较高的杠杆率。

  摩根士丹利亦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在降低复星国际上半年和全年盈利预测后,将复星国际的目标价由10.8港元降至10港元。

  净利下滑超7成,流动性充满挑战

  与主体评级同时被下调的还有债项评级,穆迪将Fortune Star (BVI)Limited发行的债券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a2”下调至“Ba3”,该债券由复星国际提供无条件且不可撤销担保。

  在此之前数日,7月24日,复星国际公告称,预期今年上半年归母公司利润约人民币18亿元至22亿元,较去年同期人民币76.1亿元出现下滑,下滑幅度超过70%。

  对于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复星认为,受疫情影响,复星国际旗下复星旅文(1992.HK)的旅游运营业务受到重大负面影响,2020年上半年预期将较去年同期由盈转亏;受全球金融市场下滑影响,复星国际若干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产生变动损失。

  穆迪认为,评级下调和负面展望反映了穆迪的预期,即在新冠肺炎主导的经济衰退中,复星国际的业务将继续面临挑战性的经营环境,这给其疲软的流动性增加了压力,杠杆率将在未来12-18个月内保持高位。

  穆迪还指出,复星国际的“Ba3”企业家族评级反映了其庞大且多样化的投资组合、可靠的投资记录和持有大量有价证券。然而,评级受到债务杠杆率高且不断增加、长期投资依赖短期资金、控股公司层面的利息覆盖率低和信贷传染风险不断增加等因素的制约。

  复星国际的产业布局(来源:公司公告)

  穆迪预计,复星国际的融资缺口(即其投资与资产剥离之间的差额)将在未来两三年内持续存在。因此,尽管公司采取了加快资产回收的措施,但其基于市值的债务杠杆率预计将在同期上升并超过40%。从控股公司层面来看,复星国际的流动性很弱,穆迪预计,未来12-18个月内,该比率仍将远低于1倍,因为其经常性收入将不足以支付其利息和运营费用。

  另外,穆迪预计,由于未来12-18个月内复星国际在旅游业和消费相关业务方面的关键投资现金流减少,信用质量下降,充满挑战的经济和运营环境将给复星国际带来的信贷传染风险越来越大。

  利息支出和融资成本大幅走高

  流动性疲弱的背后是利息支出和融资成本的大幅走高。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复星国际总资产达到7156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约12.0%。

  从负债和现金情况看,负债增加的同时现金在减少。

  截止2019年末,复星国际总债务为人民币2083亿元,较2018年末的1861亿元有所增加,主要是因各板块业务发展而导致债务项增加。其中,长期债务占总债务比例为60.3%,而2018年则为63.6%。现金及银行结余及定期存款也有所减少,直至2019年年末为949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063亿元减少了10.7%。

  复星国际的债务期限分布(来源:公司公告)

  穆迪认为,复星国际严重依赖短期债务为其长期投资提供资金,其手头现金不足以支付未来12个月到期的短期债务。

  与此同时,复星国际的利息支出净额由2018年的68.87亿元增加至截至2019年的98.88亿元,增幅近50%,复星认为,2019年利息支出净额增加主要是由于总借贷规模及借贷利息率的增长。

  据复星国际年报披露,2019年借贷利息率约介于0.5%至17.65%之间,而2018年同期则约介于0%至9.8%之间。

  在治理风险方面,穆迪认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复星国际控股股东兼董事长郭广昌持有复星国际60.3%的股份。尽管该公司拥有复杂且不断发展的投资组合,但对公众投资者而言,其投资透明度有限。

  复星国际还公告称,公司多年来一直深耕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产业,于今年初提出“聚焦”战略,下一步的战略重心将是聚焦已有产业和区域的运营,提升旗下各产业的竞争力和运营效率。

  对于外部融资来源,复星国际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末,尚未提起使用之银行信贷合并合计1747亿元。

  此外,有市场传言称,复星国际有计划出售所持菜鸟股份,以缓解现金流动性不佳的状况。

  但穆迪预计,虽然复星国际一直保持良好的国内融资市场准入,以满足其再融资需求,并持有大量可提供替代流动性的有价证券,动荡的金融市场环境将使复星国际的融资渠道和资产处置更具挑战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马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